当前位置: 主页 > 算命大全 > 紫微斗数 >

天相星在命宫

文章来源: 发布于:2019-09-20 文章类别:紫微斗数  
天相星在命宫,主人面色清白或略带黄色。方面型或略带微圆。中等身材,亦有肥胖者。性情宽厚,态度大方,举动稳重,有正义感,路见不平,能拔刀相助。

  天相星临命宫,主人面色清白或略带黄色。方面型或略带微圆。中等身材,亦有肥胖者。性情宽厚,态度大方,举动稳重,有正义感,路见不平,能拔刀相助。信仰宗教,喜修行,感情容易冲动。对于任何人的困难或不良的遭遇,便会生同情心,最喜与左辅、右弼、天魁、天钺、三台、八座、天贵、恩光、天德、解神、天巫等吉星会照。若再逢化禄、化权、比科及禄存、天马躔度,则主人位居极品,出将入相,国家砥柱,社会领袖,既贵且富。如天相星与紫微、禄存同度,主为人有偏见,或主见极深,好争权,同时也容易遭到小人的倾挤。与武曲、廉贞及贪狼、天才、凤阁等星会照,主为人聪明好学,多才多艺。若再与擎羊、陀罗会照,在陷地,则主人以技术或艺术养生。有禄存及化禄、化权、化科者,以专门技能或艺术起家。如与火星、铃星、天刑、天月、阴煞、空劫、大耗等煞星、恶曜会照者,主刑克,或自身残疾。若与武曲、破军、文昌、文曲、左辅、右弼、陀罗、天马、化禄等星曜拱照者,则主人时成时败、忽起忽落。成功则增田置产不可一世,失败则牢狱灾祸,小人包围,刑克伤害。此吉中藏凶而凶中藏吉的忽善忽恶变化。

  女命天相星临命宫,主人聪明持重,有丈夫志气,有化禄、化权、化科及禄存、左辅、右弼、天马等吉星会照者,是夫人之命,旺夫教子,富贵双全。若文昌、文曲、化忌、擎羊会照,则主孤独,以出家修行,或以继室偏房及不举行结婚仪式之同居为宜。否则刑克分离。

  大限流年天相星躔度,三方四正有左辅、右弼、化禄、化权、化科及禄存、天府等吉星会照者,主财丰禄厚,位高爵重,结婚添子,名利双收。

  若与破军、武曲或七杀、擎羊、陀罗等星会照,则主口舌官灾,小人阴害,倾家破产。更逢天刑、火星、铃星、空劫、大耗、天虚等煞星会照,则刑克重重,且自身时觉空虚,有自杀的企图。无吉星祥曜化解,便主死亡灾祸。

  (注)天相星在十二宫中分布,跟三颗星曜的关系很大,即武曲、廉贞、紫微。

  在子午宫,廉贞与天相同度,对宫为破军;在卵酉宫,廉贞独坐,对宫为“廉贞破军”。廉贞带敏感的性质,但同时有点躁决,得天相同度或拱照,即转化为聪敏。

  所以天相、廉贞二曜的组合,以不从政从商为宜,不如以一己的聪明才艺来作为事业的基础。

  因此这个星系就特别宜于见文昌文曲、龙池凤阁、天才等星曜,可增加其人的才艺。若不见煞,在宫不过闲曹清贵;若见煞,则以才艺成名,反而安逸。

  在丑未宫,天相独坐对“紫微破军”;在辰戌宫,“紫微天相”乏度对破军。这组星系,天相因紫微的关系,变得有点独断独行,同时亦增加了他的权力欲,所以便宜从政。若从商,亦有寡头的味道。

  在星曜组合中,便喜见三台八座、恩光天贵、台辅封诰、左辖右弼、天魁天钺的拱会。喜见禄权科的吉化。无煞宜从政,有煞可从,商,皆得崇高地位。

  但亦不宜忽视破军的反叛性影响,尤其是在天相独坐对“紫微破军”的场合,反叛挫折的倾向很深。

  在寅申二宫,“武曲天相”同度,对宫为破军;在巳亥二宫,天相独坐,对宫为“武曲破军”。“武曲破军”二曜的破坏力很大,所以便影响到天相亦带恶性的敏感,遇事喜从坏处着想,旦时生改变之心。

  这个星曜的组合最喜见禄存或化禄,有禄羁縻,破坏力会因之变得温和。亦喜见辅佐诸吉,对煞曜的抵抗力则较弱。

  天相不甚畏羊陀之夹,但重重夹制则掣肘太大。最忌陀罗同度,主人犹豫反复。亦不喜火铃冲会,主易惹灾祸。

  古人说:“天相守命,遇火铃冲破,残疾。”又说:“天相四煞同宫,因财被劫。”又说:“天相陷地,贪廉武破羊陀凑,只宜巧艺安身。”亦为天相见煞之论。

  女命天相,古人喜见,因为天相之辅佐帝枢,恰似古代女人之主操内政,扶持夫主。所以喜见魁钺、辅弼、禄马、三吉化来会。

  古人说:“天相之星女命躔,必当子贵及夫贤。”即是这个道理。

  可是天相女命却绝不宜见文昌文曲,因为昌曲主聪明,古代女子聪明便薄命,因而也便有“女命昌曲冲破,侍妄”的说法。

  若见昌曲再见煞忌,自与女命更加不宜,所以主婚姻不利。

  现代社会对古人的论述应作适当修正。处于辅佐地位的天相,可能只是在事业上能扶持上司及老板,而昌曲同会之时,女命亦未尝不可以借才艺来安身。

  唯女命天相,配夫始终以年长为宜。尤其是天相在丑未二宫独坐,对宫为“紫微破军”的场合,配夫长十二年以上始易适应。

  大限流年见天相在命宫躔度,要留意流煞及流化会不会将原来的组合变成“财荫夹印”或“刑忌夹印”。这是推断大限及流年的一个重点。

  先作上述判别,然后才留意本节“讲义”所述的吉会、煞会。留意到前述各种天相组合的性质,即能作出准确的判断。若只主意吉煞,而不注意到“夹印”的情况,对天相来说,容易推断失误。此点乃王亭之师传“中州学派”的特色,为诸家所未提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