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主页 > 起名大全 > 名人名字 >

引用古籍取名

文章来源: 发布于:2019-09-20 文章类别:名人名字  
深厚的中国文化,凝聚在古诗之中,许多有文化的家庭,在为家庭成员取名时,总要在古诗中汲取营养。当然,也有自己从古诗词中受到启示而取名的。

  深厚的中国文化,凝聚在古诗之中,许多有文化的家庭,在为家庭成员取名时,总要在古诗中汲取营养。当然,也有自己从古诗词中受到启示而取名的。陈云的夫人于若木的名字是她到延安后,自己取的。那是在她从济南出发前,找了一本《楚辞》,取了这个名字。“若木”出自《楚辞·离骚》“折若木以拂日兮,聊逍遥以相羊。”(折取若木的桠枝来敲打日头,我暂时留在这儿逍遥而踯躅)若木,按《山海经》说,是一种“青叶赤花”之树,长在“日所入处”。她的父亲从小给她讲解《楚辞》,所以她喜欢《楚辞》,取了“若木”这个名字。

  宋代词人张先写过一首《天仙子》,抒发了胸中伤春惜别的感情。词中有“沙上并禽池上瞑,云破月来花弄影”。此句在动态中刻画出月夜景色,生动传神,成为流传千古的名句,尤其是句中的“弄”字颇有动感,为传神之笔,历来受到文人们的赞赏。张先也对“云破月来花弄影”以及另外两首词中的“娇柔懒起,帘压卷花影”,“柳径无人,堕风絮无影”等三个句子自鸣得意,因此自号“张三影”。

  作家郁达夫原名郁文,《论语》中有“郁郁乎文哉”句。此句曾引出过一个笑话。说有一夫子路过一村塾,闻听一班学童齐念“都都平丈我”,非常不解,遂进门请教,原来是庸师误人子弟,居然将“郁郁乎文哉”五个字皆错读成白字。夫子感慨道出一首打油诗:“都都平丈我,学子满堂坐;郁郁乎文哉,生徒都不来。”庸师收费少,学生来得多,而有学问的塾师收费多,竟招不来学生。

  优美丰富的中国古典诗词,陶冶了人们的情操,也影响了姓名文化。一些人的名字,直接、间接地体现着古诗古文的渗透。张闻天出生于上海浦东的一个小村庄,其名为长辈所取《诗经》中诗句“鹤鸣于九皋,声闻于天”之意。这饱含深意的名字寄予了长辈的希望:要改变中国这种贫穷、屈辱的局面。刘伯承是父亲刘文炳盼望已久的第一个儿子,看到儿子着实惹人喜爱,不禁想起《荀子·劝学》篇中的章句:“是故无冥冥之志者,无昭昭之明。”他自言自语地说道:“好一个‘昭昭之明’,这娃儿就叫刘明昭。”后来又为他取字“伯承”,伯,即长子之意,“伯承”,有子承父业之意。教育家王季范先生是王海容的祖父,少年时的王海容绝大多数时间生活在祖父的身边,耳濡目染,获益颇深。王季范对孙女厚望殷殷,“海容”二字,即是老先生从民族英雄林则徐的名联“海纳百川,有容乃大”中所取。

  儿童文学家谢婉莹女士,笔名冰心。冰,洁白,“冰心”,洁白的心灵。这两个字摘自唐代诗人王昌龄的诗句“洛阳亲友如相问,一片冰心在玉壶。”意思是说,洛阳的亲友要问我的近况,你就告诉他我还是像玉壶之冰那样洁白。作家沙汀,原名杨朝熙,曾用笔名尹光,曾任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所长。“沙汀”二字来源于苏东坡的《蝶恋花》中的“月白沙汀翘宿鹭,更无一点尘来处”。

  创作长篇小说《燃烧的土地》、《沧海横流》的韶华,原名周玉铭,韶华的原意是喻美好的春光或青年时光。有两首古诗可佐鉴。白居易《香山居士写真》:“勿叹韶华子,俄成皤叟仙”;宋人韩维《太后阁》:“迎得韶华人中禁,和风次第遍神州。”

  章回小说作家张心远,笔名“恨水”,他幼年时家境困难,上学有时连纸笔都买不起,年虽少,有才华,善诗词,常常发泄悲落花、恨流水的情感,为此,他取笔名“愁花恨水生”。一次,他读了南唐后主李煜的《乌夜啼》词“林花谢了春红,太匆匆,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。胭脂泪,相留醉,几时重,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”。他对“自是人生长恨水”一句悟出道理:时间如流水,光阴最可贵。于是,他从“愁花恨水生”中取了“恨水”二字。张恨水还用过50多个笔名,大多用于写散文、诗词、小品等,其中有表明自己职业的,如小记者、报人;有暗示人生世道的,如东方晦、随波、百忍;有记录自己生活艰辛的,如待漏斋主(重庆居住的漏雨茅屋)、江南布衣(南京居住时生活贫困);有自我嘲讽戏谑的,如打油诗人、半油、半瓶;有怀念故乡的,如我亦潜山人、天柱峰1日客,等等。

  梁实秋教授七十有六丧偶后,与比自己小30岁的韩菁清女士相恋,外人对他俩的忘年恋不免有些闲言碎语,但梁实秋拿定了同这红颜知己结婚的主意,给韩取名“小娃”,在给她的信中还引用李后主的词说:“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”,我们结婚后,“深院锁清秋(暗指菁清和实秋),那是一定的了,不过并非梧桐,更不寂寞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