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主页 > 起名大全 > 名人名字 >

讳名迂腐成笑柄

文章来源: 发布于:2019-09-20 文章类别:名人名字  
关于姓名,中国古代有一种特殊的礼仪风俗——避讳,就是避免直呼君主或尊长的名字。前者称为君讳,又称公讳、庙讳;后者称为家讳,又称私讳,即避讳父名和祖名。

  关于姓名,中国古代有一种特殊的礼仪风俗——避讳,就是避免直呼君主或尊长的名字。前者称为君讳,又称公讳、庙讳;后者称为家讳,又称私讳,即避讳父名和祖名。

  避讳制度大约起源于周代,秦汉以后日趋严格。秦始皇的父亲名子楚,将楚地改为“荆地”。汉代吕后名雉,于是文书上用野鸡代替“雉”字。汉光武帝刘秀,则把“秀才”称为“茂才”。司马迁的父亲名谈,故他在《史记》中改张孟谈为张孟同,赵谈为赵同。因宋仁宗名赵祯,“蒸”字不能用,如蒸包子只好说成“炊包子”。宋高宗赵构则更甚,凡沟、购、够、垢等50余字都不准使用。魏晋南北朝时期,此种风俗更尤为流行。社交时必须彼此了解家讳,不然言谈中一旦触犯,那就严重失礼了,被触犯者则要避席疾走,以免对方尴尬奚落。

  南朝宋史学家范晔,因为父亲名泰,便辞去了太子詹事的职务,连官也不做了。宋朝刘温叟因父名“岳”,故终生不游五岳名山,不听丝竹音乐。徐绩因父名“石”,所以从来不用石器,不碰石头,即使过石桥也要人背着。钱良臣的儿子为避讳父讳,凡遇“良臣”二字一律改作“爹爹”,有一次竟将《孟子》中的“古之所谓良臣,今之所谓民贼也”,读作“古之所谓爹爹,今之所谓民贼也”,结果被父亲痛打一顿。有个学生在私塾里读书,因他父亲名谷,每遇到“谷”字时,都改读为“爹”,如读到《管子·牧民》“积于不涸之仓者,务 五谷也”,“五谷”念成“五爹”,读到刘禹锡《上杜司徒书》“百谷之仰膏雨”,“百谷”念成“百爹”。同窗听了,取笑他道:“你一会儿‘五爹’,一会儿‘百爹’,到底有多少个爹啊?”

  相传宋朝的田登做了州官,非常忌讳别人触犯他的名讳,因此凡是与登同音的字,都不能说,他仗着官势,要老百姓都避他的讳,这么一来,整个州里皆呼灯为火,“点灯”也说“点火”。可巧,到了正月十五元宵节,官府照例要出告示,准许百姓放灯。因那“灯”与“登”同音便不直书,布告上只好写了:“本州依例,放火三日”。老百姓一见这个布告,无不气愤,一齐怒道:“这真是‘只许州官放火,不许百姓点灯!”’

  五代冯道,历朝为相。有一次,他命一个门客讲《道德经》。门客想这是犯讳的,就连称:“不敢说,可不敢说,非常不敢说。”冯道听了也不觉笑倒。原来《道德经》起首第一句就是:“道可道,非常道。”连犯冯道的讳。

  为了避他人所讳,还有自改姓名的。北齐有个熊安生,去见和士开与徐之才,因为徐之才的父亲名雄,而和士开的父亲名安,他遇到了“双讳”,实在没法躲避了,于是就自称“触触生”,似乎是无奈之举。明末有个湖广巡抚宋一鹤,去参见总督杨嗣昌,因为杨父名鹤,为避讳计,他就在名帖上写上“宋一鸟”。

  避讳之事盛行之时,碰上了该讳的只好绕道走。为避汉文帝刘恒之讳,月里姮娥改为嫦娥;唐代诗人李贺就因父亲名“晋肃”,而不得参加进士考试,年仅27岁便郁郁而死。有人因为父亲名“著”,便不任著作郎的官职,因为父亲名“会”,便不任会稽内史的官职。避家讳有两种方式:一是以同义字代,如宋洵在他的文集里只有“引”字,没有“序”字,《序》和《引》都是一种文体,以“引”代“序”,就是为了“避家讳”。二是缺末笔,《红楼梦》在第二回时提到林黛玉写“敏”字缺末笔的细节,为的是她的母亲叫“贾敏”,不是她粗心大意写错别字,可见避家讳也反映到小说领域里。

  在讳名上也有个别相反的趣事。宋时有个徐申为常州知府,很讳言其名。属下有个县令申报地方情况,一连三次报告均未见批复,他不畏上,亲自到知府去见徐申。徐申一听说县令来见非常恼怒,责问道:“你身为县令,难道不知道上司的姓名吗?”这县令不以为然,事前早有准备,心想你休拿讳名说事,用大声辩道:“我申报的事到府不理,便申监司,监司不理,便申户部、申台、申省,申来申去,非到申死不止!”县令打算逐步升级,看你们谁解决,徐申听到这,也拿他没了办法,只好一笑了之。

  在南北朝时,对一些时尚的字可以通融,或故意不避,这是避讳史上一个特殊的时代,当时流行二言之名喜用“之”字,而且世代相袭,比如王羲之一家,不以“之”避家讳,王羲之有子玄之、凝之、操之、献之,而微之又有子桢之,献之有子静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