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主页 > 起名大全 > 名人名字 >

考虑取名平常心

文章来源: 发布于:2019-09-20 文章类别:名人名字  
家长为给孩子起个好名,捧着《康熙字典》、《辞海》整天翻阅,瓜地挑瓜,越挑越眼花,好中选好,优里选优,总是不如意。追寻一种平常的心态,或许容易解决问题,说不定会闯出

  周海婴在回忆鲁迅时写道:“母亲告诉我,我是她和父亲避孕失败的产物——母亲觉得当时环境很危险、很不安定,他们自己的生活还很没保障,将来可能还要颠沛流离,所以一直没要孩子。母亲在1929年生我的时候,已是高龄产妇,拖了很长时间没生下来,医生问父亲保大人还是保孩子,父亲回答是大人,没想到大人孩子都留了下来。”“海婴”,上海生的孩子,这个名儿是鲁迅起的,“他长大了,愿意用也可以,不愿意用再换都可以。”像鲁迅对待婴儿如此民主今天恐怕也不多见。

  不多见¨不多见,作为儿女的父母无小为给孩子取个好名而绞尽脑汁。导演黄磊说:“她在她妈肚子里的时候给取了一个名字,叫多多。这也是为了好交流,好和孩子沟通。大名还没起,到取名字这会儿,就发现可以做主的人太多了。我头一次发现给孩子取名是一件特别难的事情。我给我剧里面的人物取名字,刷刷刷,就好了,我公司有一个搭档,我拍《天》时生的孩子,姓刘,我说,孩子就叫刘天一吧,多好听。现在他就叫这个名字。后来我后悔了,怎么把天一给他了。但又想我们家多多叫黄天一不好,容易跟黄天霸混淆。”

  家长为给孩子起个好名,捧着《康熙字典》、《辞海》整天翻阅,瓜地挑瓜,越挑越眼花,好中选好,优里选优,总是不如意。有的孩子都满月了还没有报户口,就因为名字还没起好。取名要有平常心,往往最初想到的名字就比较适合父母的心境。就大多数家长来说,几乎无例外地希望,此名一叫出去,便可响彻五湖四海,要么就是明喻暗譬,渊源远愿,龙凤呈祥,春花秋月,荣华富贵,德高万寿。为了达到完美,使取名的小道越走越窄。其实,追寻一种平常的心态,或许容易解决问题,说不定会闯出一条新路来。

  作家张爱玲认为:自己有一个恶俗不堪的名字,明知其俗而不打算换一个。原因何在?正是因为她对人名认识得特透彻:中国的一切都是太好听、太顺口了。固然,不中听,不中看,不一定就中用;可是世上有用的人往往是俗人。我愿意保留我的俗不可耐的名字,向我自己作为一种警告,设法除去一般知书识字咬文嚼字的积习,从柴米油盐、肥皂、水与太阳之中去找寻实际的人生。

  想到《康熙字典》中找出路,给孩子找到的名字,别人认不得,自己写着也费劲。现在证件的名字都用计算机打,名字用字太偏,计算机打不出来。一个人的名字必须好认、好写。比如李彝,彝字19笔;常璩,璩字17笔,蒋璨,璨字17笔。这些名字又难认又难写。有的人在给孩子起名时,翻遍字典也找不到一个称心如意的名字,于是异体字、生僻字又被重新用起来,更有的人爽得学起武则天造起字来。武媚娘7岁读完《五经》并作诗文,私塾老师改她的名字叫式则天,取“功成名章,弥盖天下之意”。这个女子有容貌又有文化,迷倒两位君王,她不可一世,竞创造日月相辉的一个字(上面个明字下面一个空字)。

  国家语言文字委员会的调查显示,目前单字名中的生僻字已达18%以上,仅北京地区的自造字就有100多个。这些名字虽然和别人重名的机会少了,但是在现实生活中却又产生了新的不便:一是别人不认识,二是无法输入电脑,这在社会交往日益频繁,电脑应用逐渐普及的当今社会中,是个凸显的问题。

  章太炎在日本填户口调查表显出了他特立独行的本色:“职业:圣人;出身:私生子;年龄:万寿无疆。”他有三位“千金”,由于他是国学大师,识字海了去了,给女儿起的名字,独出心裁,大女儿叫章工,二女儿叫章X,三女儿叫章吕吕。

  三个女儿长大成人,貌美多才,却无人上门说媒求婚。问题出在三个怪字上,谁也不敢高攀,这可急坏了章夫人,她不由得经常在老头子耳边聒噪。章太炎后来也悟出了此中原因,觉得非向社会上说明,他叫夫人在家里摆了几桌宴席,邀请亲朋好友作客。席上,太炎先生寻个话机向客人讲解那三个怪字。他说,四个“工”字读“掌”,是“展”的古写;四个“×”读“力”,是窗格子的意思;四个“口”读“几”,是“众口”的意思,并不古怪。后来,章家三姐妹,经人说合,都嫁得了如意郎君。

  取名不能太随意,武汉邓先生的儿子在美伊战争开战时出生,又赶上闹“非典”,他想管孩子叫“萨达姆·邓·非典”,他估计户籍部门不会允许此名登记。有个人叫殷坚,朋友们跟他开玩笑说他“又阴又奸”,这还不是这个名字唯一的歧义,如果别人理解成“阴间”,那就跑到另一个世界了。